促进会邮箱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 中 文 | English  
2022年8月20日 
首页 促进会荣誉 促进会介绍 新闻中心 促进会会员 友好城市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促进会新闻
友城新闻
经贸参考
合作商机
《友好》点粹
下载中心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促进会新闻  
我会协办的“电影院-曲健雄个展”在天津滨海美术馆开幕
时间:2022/5/11 点击次数:291

 

学术主持:范曾

策展人:赵力

总策划:张东霞

展览统筹:康卫宽、刘沛文

展览执行:史军华、郝瀚、秦弼萱、吴尚

主办单位:天津市滨海新区文化中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承办单位: 中滨文投(天津)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天津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家协会、南开大学文学院、天津市友好合作城市企业促进会。

展览地点:天津滨海美术馆

展览时间:2022年5月8日-2022年5月29日

 

2022年5月8日,“电影院-曲健雄个展”亮相天津滨海美术馆。本次展览由天津市滨海新区文化中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主办,中滨文投(天津)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承办,天津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家协会、南开大学文学院、天津市友好合作城市企业促进会协办

本次展览于天津滨海美术馆3层展厅中,共展出曲健雄最新创作的水墨作品166幅。走进展厅,观众会见到一件长30米宽7.5米的大型水墨装置作品。光-LIGHT》影像作品于展厅中长8.5米宽16米的立体空间,在展览期间循环播放。

展览序言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赵力、独立策展人与艺术史学者林梓:在曲健雄看来,当代的艺术是一只被豢养的动物。在豢养的过程中,这个动物已经非常细致地适应了当代资本社会。整个过程,用他的话说,是“另一种残酷”。“因为我们之前没有给它任何自由的个人意志,没有给它任何求生的可能”——在艺术家的脑海中,艺术仿佛是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生命,被艺术家带到这个世上,并开始生长。这种审视艺术的视角让我们想到20世纪初的达达主义,以及由第一次世界大战引发的俄罗斯现代主义运动与意大利未来主义运动中的那些艺术家对待艺术的看法。这些20世纪早期的艺术运动所共同秉持的立场就是艺术应该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存在,应该尽可能摆脱历史和文化对它的桎梏,而不是成为当下社会语境的反应与“豢养的宠物”。

曲健雄是一个充满创造活力的当代艺术家,他的创作媒介横跨了从摄影图像到大型灯光装置的几乎所有门类。在对以图像为媒介的创作中,他关注的核心是通过胶片图像在物理空间和观念空间的延展,以及由这种延展引发的诗意。在2019年与岳敏君的双人展“高峰对话——曲健雄、岳敏君双个展”中,作品《兄弟》(2017)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由一个五六米高,数十米宽的脚手架为基础,构健了一个由薄膜胶片承载的8条由摄影图像组成的长卷,这8条长卷围绕着脚手架装置,从一端的地面高度延展上升至脚手架的顶端,并在脚手架的顶部数米平展铺开,最后再越过了脚手架后随着空间逐渐下降,直至下降到地面高度。观者在这个巨大的装置下移动,顶部光线将薄膜上的图像投射到观众的身上以及被装置覆盖的地面上。由于薄膜在空间中高度不断改变,并且时刻与另外四层薄膜叠加放置,观者对图像的观看由此出现了障碍。艺术家充分利用在空间中延展的图像来制造空间中的另一种即时图像,并且让观者在观看的过程中与后者被动发生关系。在这个过程中,图像的内容依稀难辨,又明确存在于形式层面。而观者的处境在这样的空间之中,悄然由观看的主体转为被从上投射而下的图像包裹的客体。

在曲健雄的艺术中,空间中的人及空间对于观者主体性的剥夺始终占有一席之地。与其说曲健雄是一个当代艺术家,不如说他是一个被置于当代的现代艺术家。他的质问:当代绘画中还有没有一种现代艺术的原创精神?这种质问,在今天的某些人看来,甚至会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我认为曲健雄对艺术的审视中包涵的那种迫切性与批判性,与他对于现代主义本体论的执著探索正是他有别于大多数当代艺术家的独到之处。现代主义,正如格林伯格所言,“其本质在于用规矩的特有方式批判规矩本身,不是为了颠覆它,而是为了奠定它更加确证的能力范围”。本雅明说,“英雄是现代主义的真正主题……他们是这个时代的痛苦最需要的救赎”。 我认为格林伯格、本雅明对于现代主义的洞见是讨论曲健雄艺术的基础,因为后者正是通过在不同的空间中,以不同的材料来构健某种英雄式的装置来实现现代主义的批判性,由此唤起人们对于崇高的现代主义形象的意识。一种对于当下的批判由此形成,而这种批判在某种程度上延续或者重申了当代社会的某一种底层逻辑——这逻辑依旧来源于现代主义。

曲健雄的作品《光——Light》(2021)是这种现代主义英雄式作品的一个代表性范例。这个作品由两束绿色的激光光束组成,而这两束激光出现在270米高的天津广播电视塔之上。激光光线在天津市区的空中朝两个相反的方向无限延伸,作品覆盖的场域也由此扩大至一个无法精确定义的巨大空间中。基于此逻辑,天津市区和广播电视塔被光线覆盖的部分都应该被定义为作品的组成部分。作品充分利用了天津广播电视塔的在物理层面的高度,和观念层面的纪念碑性,将激光装置安置其上,无形中也将这个建筑进行了观念层面的改造,使其成为作品不可分割的部分。绿色的激光光线射入城市黑夜的天空中,以一种极简主义的方式规划了那段距离中与人们如此接近却又从未被材料规划过的空间,并在这种规划中将城市的天空转化为作品发生的场域,并将所有观者都统领于作品与空间的关系之中。观者的观看依旧是这件作品中的核心,而这种观看的行为认可了作品作为一个英雄式的范例出现在城市场域中,对于构建都市背后的逻辑和成因产生了恰如其分的批判。

艺术家对于空间的兴趣与现代主义的观察视角也延伸至观念空间与图像空间,这一点在作品《YES OR NO》(2012)中都得到体现。《YES OR NO》以水墨为材料,并使用传统水墨的技法在宣纸上作画,但同时所作之画又形成了英文中的YES和NO的图案。这种借鉴于Barbara Kruger的路径完全模糊了书写与绘画之间的界限,在观念上创造了一个完全模糊的双重地带。而在曲健雄的作品中,由于水墨的参与,双重模糊更进一步变为三重模糊。作品在内容层面呈现出的英文信息与水墨作为一种传统文化媒介的形式问题并置,并最终引向了架上内容位于绘画和书写之间的模糊地带。艺术家创造的这个观念迷宫般的结构如同作品《兄弟》一样的庞大,令人着迷。来自东方的水墨形式与来自西方的信息书写在形成某种对立的同时,又指向了绘画与书写的同一个谜语。

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总策划张东霞:展览中的作品,源于曲健雄教授在后疫情时代个人的真实思考及感受,艺术家把对当下公共空间的感觉,用水墨作品及空间的概念进行表达。这不是一个标准的艺术展,艺术家和策展人能做的就是与观众一起进入这样一个“不散场”的“电影院”现场。本次展览中,曲健雄将中国哲学背景嫁接在基于中国当下发展过程的经验上,以当代水墨实践为主要媒介,并将“电影院”引进美术馆,现场通过移步异景的变化,借由水墨符号形象,在黑与白、虚与实、情与景、光与暗、动与静、心与物、开始与结束、瞬间与永恒等关系中交叉,阐释了一种中国式的感知自己的方式,同时建立起陌生化、多元性的物理空间与心里空间的互动和内在联系。

展览现场

天津美术馆(馆长)天津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马驰:关于曲健雄的《电影院》美术馆与电影院作为同样密闭的空间,也同样承载着讲述文化的功能,除了文化产品上的差别,也找不到它们之间更大的区分。在我看来,曲健雄的这次展览之所以在美术馆里命名为《电影院》,其实也不是在寻找美术馆与电影院之间的关联,恰恰相反,他在积极地寻找美术馆与电影院之间的差别。在美术馆里,影像的诉说,沉浸式的互动已经成为全球主流,而电影院里,伟大的天才导演们也在尽力拆解着传统叙述与影像表达,美术馆与电影院的功能正在混淆,在未来,究竟是美术馆吞并电影院,还是电影院吞并美术馆,都不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这二者之间,甚至都有了完美的过渡:在美术馆里上演戏剧与音乐会已经成为良好的文化风尚,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上演电影在做积极的准备。

然而,和美术馆不一样的是,所有的电影院都会有一种遗憾,或者叫伤感,就是在故事讲完的时候,所有的灯光都会亮起来,你看到的所有画面,都突然消失了,那些刚才坐在黑暗里的人,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离开这里。但是美术馆里不会用这种打开所有灯光的方式来提醒你故事讲完了,这里没有故事,只有话题。也许在你转身离开的时候,话题才刚刚开始——摆脱喧嚣,但愿一切都有答案。

展览现场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艺术家孙秀庭:做为曲建雄艺术的见证者,我常想:是通过两个世纪之交来解释曲建雄,还是通过他的艺术来解释当下的时代?如果是后者,我会进入一个抽象的程式,即从他的个性形式寻找他的历时性、时代性和所处的文化背景;如果是前者,我又会还原其作品的审美构成,即他将符号、文字与水墨技法的结合产生的不同表层效果。这是属于一个人的双重世界:既有个体内涵本身又有这个个性产物的文化环境,其观看进入点因人而异。令人惊喜的是,“电影院曲建雄个展”又将我们的视野扩展到更大的范围,它是由博物馆本身的建筑构造决定的,它重建了标题的指示标志,将展壁与座椅替换,这个异化的心理解读指向精神状态的异常性,表象朝内翻转,形式转化的过程是悄悄的,每一个目击者都具备了鉴定者的身份。它超越了现成品艺术的界限,它使艺术品而非现成品按摆放方式呈现出装置性设计,信息从不同的位置发出,似乎也改变了发出信号的物自体。在内容转向艺术的时候视觉又转向历史。被感怀的时间长河里慢慢被捞起的是一张张等待被晒干的有机物的表皮,它的泪水下发出的声音是历史的尖叫…情感,独属于艺术的魅力所在。形式独立于内容的最高形态是激光闪电,这使得我们身处于时代之中,又置自身于时间之外…

展览现场 

曲健雄学生刘沛文:我们被置于新媒体、元宇宙、NFT的当下空间,虚拟和现实的界限逐渐融合,本次展览通过电影院的叙述视角,聚焦了生活中可能到来或还未到来的问题。当我们带着问题,走进美术馆中的“电影院”,似乎闯入了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领域,自然的沉浸在电影院的故事中,并通过这束光走入故事中“人”的世界。与正常电影不一样的是,这场“电影”是在美术馆与电影院之间做了一次实践,或将有意无意地触发对艺术作品边界的思考与讨论。电影院中的观众,随着电影的开始,便进入到艺术家提出的思考当中,每一位观者身处其中,在不断寻找新的认知和坐标。艺术家与观众一样,在欣赏电影的同时并尝试去理解作品的全部,就像电影人将生活中的信息写入“剧本”一样,期待观者带着自己的“密码本”,去破解这些生活中的简单图案,进而获得“电影”的信息。我们期待他们的回馈,即便这回馈是在“电影”下线之后。

艺术家简介

 

展出作品

(文字及图片部分来源于“艺术中国”)

[返回]
促进会荣誉 | 促进会介绍 | 促进会会员 | 友好城市 | 免责声明 | 政策法规 |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  天津政务网  天津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天津市商务局  天津市金德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  赛威传动(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天津荣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天津华盛福汽车配件有限公司  中银富登村镇银行  天津报关协会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天津分会  天津市进出口商会  天津市对外经济合作协会  更多...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西康路72-74号云翔大厦九层 电话:+86-022-23282836 传真:+86-022-23282835 邮箱:tscpe@tscpe.org
版权所有:天津市友好合作城市企业促进会 网址:http://www.tscpe.org 技术支持:华易动力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308号